首页 >美食

EndofanEra改朝换代图服装文化资

2019-06-14 21:40:26 | 来源: 美食

End of an Era改朝换代 (图)服装文化资讯

作为服装产业首屈一指的行业报,《女装》(Women’s Wear Daily)创立100 年来见证了时尚界的潮起潮落。如今,它又记录下另一个时代的终结:总监Patrick McCarthy 将于年底前离开这家他服务了30 多年的报纸。与此同时,《女装》的姐妹刊物《W》杂志则在和前者分道扬镳后,迎来了由Stefano Tonchi 执掌的新纪元。

今年3 月17 日,当康泰纳士(Cond Nast)集团证实了Patrick McCarthy 即将离开《女装(WWD)》的消息时,身经百战的时尚圈内人都知道,这不只是一条普通的人事变动。“他的离任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。”Carolina Herrera 动情地说,“这就是今天的时尚界——什么都在变。”

现年58 岁的McCarthy,从1970 年代起为《女装》工作,先后出任华盛顿,伦敦特派通讯员,巴黎办事处总监,以及《女装》和姐妹杂志《W》的总监。凭借人的敏锐嗅觉,McCarthy 巩固了《女装》作为“时尚界大报”和“集中营”的地位。“重要的是抢到有趣的,不管它是一场时装发布会、一场派对还是一位明星。”他说,“如果你能先于其他人得到这条,那就再好不过。”

1997 年,《纽约杂志》一篇以McCarthy 为主角的封面报道将他的任期比喻为“麦卡锡时代”。就在这一年,McCarthy 接替恩师John Fairchild 坐上了《女装》所属的Fairchild 出版公司(即现在的Fairchild 时尚集团)的头把交椅。在Fairchild 的时代,如果一位设计师把透露给了《女装》以外的媒体,那么他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——这是Fairchild 的处事之道;McCarthy 不如他的前任记仇,虽然在他的领导下,《女装》依旧言辞犀利,爱憎分明,幽默感不减当年。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不过McCarthy 的成功全归功于Fairchild 的先见之明。没有此人的鲜明个性和过人胆识,就不会有今天的《女装》。可以说,要认识McCarthy,必先认识Fairchild;要了解《女装》,也要从了解Fairchild 开始。

从一排到排

如今已没有多少人记得John Burr Fairchild 的大名,然而在他执掌《女装》的岁月里,这是一个时尚界人人畏惧的名字。 专横跋扈、反复无常——这些只是他为人诟病的诸多“劣根性”中的一小部分。“John 也许中午才和一位重要的广告客户吃过饭,明天就突然写了一篇他们的负面报道。” 曾在1980 年代与Fairchild 共事的Ben Brantley 回忆道,“从未有那一份行业报会和自己的行业对着干,但这偏偏是John 喜欢做的。”

Fairchild 的家族企业早在1910 年便创办了《女装》,但直到1955 年他首次赴巴黎参加定制服发布会时,《女装》的还是只被安排在观众席一排的次要位置,“和德国买家坐在一起”。为什么不是前排正中央?Fairchild 很快想出了对策,他的办法是,在报纸上力捧Ricci 时装屋的一位名叫Jules FrancoisCrahay 的年轻设计师。时装屋所有者Robert Ricci 反感Fairchild 炒作Crahay 的做法,因此威胁着要把Fairchild 赶出巴黎。作为反击,Fairchild 宣布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《女装》将不再出现Ricci 的名字,以“Crahay 时装屋”代替。这样一来,Ricci 方面只得向其屈服。

就像对付Ricci 时装屋一样,面对一个又一个德高望重的品牌,Fairchild 极尽花言巧语、虚张声势、冷嘲热讽之能事,不到几年,《女装》便和不可一世的法国人进行了权力转换。当然,Fairchild 征服巴黎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。一次,他写Cristobal Balenciaga 和Hubert de Givenchy 在时尚哲学上“手牵手”,令两位设计师恼羞成怒,认为《女装》讽刺他们有同性恋情,遂拒绝该报前去看秀。不过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狡猾的Fairchild 偷偷派画师躲在街对面的公寓里,透过窗户和望远镜临摹Balenciaga和Givenchy的新系列,公布在报纸上。

从此以后,拿到手资料成为《女装》的办报宗旨。Fairchild 和他的通讯员们不仅报道的时尚资讯,还采访时装顾客,介绍她们爱去的地方,展示她们的生活,将八卦公之于众。只有在“Eye”栏目(《女装》的社交版)上出现过,你才能算一名真正的时尚人士。渐渐地,Fairchild 报道过和没报道过的有钱有势的人物都意识到了《女装》的威力。

1960 年代Fairchild 荣升出版人时,《女装》已经家喻户晓。1972 年,面向消费者市场的杂志《W》诞生。Fairchild 用他的毒舌彻底改变了时装报道的谄媚态度和奉承口吻:正是他,发明了“热裤”一词;正是他,为Karl Lagerfeld 取了“凯撒”这一绰号;正是他,大不敬地称玛格丽特公主为“无聊殿下”。,连他与设计师私下不和的轶事也都被转述成经典。Fairchild在位30 余年间,与之闹过矛盾的设计师多达数十名,其中包括Geoffrey Beene、Oscar de la Renta、GiorgioArmani、Azzedine Alaia 和Perry Ellis 等,足以写就半部时装史。关系紧张时,《女装》甚至会“雪藏”设计师。

1987 年的《纽约时报》刻画了这样一幕:“JohnFairchild在Yves Saint Laurent的发布会上面露不悦。虽然他随着热情高涨的观众一起在设计师谢幕时站了起来,但别人鼓掌的时候,他却将双臂交叉抱于胸前。第二天,Saint Laurent 发布会的评论文章刊登在了《女装》的第12 版——按理说,大牌设计师应该出现在头版才对。一场战争在所难免,YSL总裁Pierre Berg 即刻下令,禁止属下接受该报的访问。”

Fairchild相信争议对他的报纸有益。在他的任期内,《女装》的地位扶摇直上,一举成为欧美时尚界首屈一指的行业报;但与此同时,Fairchild 的偏心和坏脾气为他本人赢得了“Unfairchild”(意同“不公的孩子”)的骂名,也让人忽略了他作为的判断力和影响力。Fairchild 的左右手James Brady 透露,他曾亲眼目睹Berg在听到Fairchild 的夸奖后,立马拿圆珠笔在Saint Laurent 新装的标价牌上加了好几百美元——可见,就算Berg对Fairchild 意见不断,他从不怀疑后者的专业眼光。

在Fairchild 刚刚称雄的年代,时装秀还没有音乐伴奏,形式单调但却极为冗长——像Pierre Cardin 这样的设计师,一个系列要推出超过300 件新款。往往在晚装部分开始前,你已经对周而复始的套装、连衣裙、大衣和周围不厌其烦地喊着“Basta !”的意大利感到厌烦。而Fairchild 却有足够的自信宣称:第276 号作品,那件扇形边的红色套装,将是明年春夏的主打款!他几乎从没说错过。

从Fairchild 时代到McCarthy 时代John Fairchild 早在1968 年就酝酿起了退休大计,但事实上,直到1996年秋天他才终于卸任。这场精心策划的告别从那年1月的巴黎定制服时装周开始:有史以来次,Fairchild 高调缺席,“因为他想让我成为镁光灯下的焦点。”McCarthy 说。

1979 年,两人在巴黎定制服时装周期间首次见面,一同观看Saint Laurent的发布会。彼时在《女装》伦敦办事处工作的McCarthy,因成功访问到了名媛Diana Cooper(此前她回绝了所有采访要求)并说服其为《W》拍照而博得Fairchild 的注意。McCarthy 知道,陪老板看秀意义非凡。“Patrick 是那种会根据目标来调整自己的人。他把Fairchild 先生当作模仿的对象,学他在右手戴表。他甚至长得也越来越像Fairchild 先生了。”一位熟悉情况的同事说。McCarthy 学得如此到位,以至于在某场秀上,Gerry Dryansky 忍不住向Fairchild 发问说:“John,你的这位克隆人是谁?”McCarthy 坐在他俩中间,羞得脸彤彤红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很快,Fairchild便把全报社棒的职位——巴黎办事处总监——给了McCarthy(他的前任是后来去了《Vogue》的Andre Leon Talley)。可没想到新官上任,他却吃了下马威。“我的上司Michael Coady次见到我,说,‘你知道,你不是巴黎办事处总监。’我说,‘什么意思?我是!’我以为他们要撤掉我的职位。然后他说,‘John Fairchild才是巴黎办事处总监,过去是,将来也是。’”McCarthy 回忆道。

小儿痒疹
内经知要
癫痫诊断

猜你喜欢